浮生若梦 Chicago

这次来芝加哥已经有4个半月了,预期还要再待一个半月。
在一个地方一个人待久了,就会进入另一种状态。
进入一种旁观者的状态,感觉每天自己做的事情和这个世界很独立,世界发生什么好像都与自己无关。

“拥有对时间控制的绝对自由”,这绝对是一件有挑战的事情。之前的浮躁和拖延将会被无限放大,可能只有在产生了某些不好的后果之后,才能痛定思痛做出改变吧。

Continue reading “浮生若梦 Chicago”